揭秘 Android 之父新使命:为一切设备打造通用系统

《连线》网站发布文章详述“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Andy Rubin)寻求为万物互联时代打造通用操作系统背后的故事。鲁宾想要连通我们各式各样的设备。雄心勃勃吧?的确。可行吗?也许吧。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友情提醒:千万别试图去侵入安迪·鲁宾(Andy Rubin)的家。一旦你的汽车拐入他位于硅谷丘陵的大宅的私家车道,就会有摄像头对你的汽车拍照,然后通过计算机视觉软件看出它的车牌号,并将车牌号录入数据库。通过设置,每当特定的汽车出现,或者特定的汽车被准许进入门口的时候,鲁宾的系统都会给他发送提醒信息。另有30多台摄像头在监控房子的几乎每一个角落,鲁宾可以在网络浏览器中将调用它们,查看实时的摄像画面。即便你能够奇迹般地到达房子前门,你也永远都无法通过视网膜扫描仪的检测。

鲁宾没有雇用任何的保安。他不认为自己需要他们。这位54岁的科技梦想家(曾共同创办Android)非常确信自己拥有全世界最智能的房子。该自制的安全网还只是个开始:他的房子还配备一个供暖和通风系统,该系统可将自动将来自不同房间的多余热量转移到相对较冷的区域。他还有一个无线音乐系统,一个Crestron定制安装的家居自动化系统,以及一个自动清洁泳池的系统。

为整个房子部署所有的这些系统足足花费了鲁宾十年时间。屋子有个房间放满了他购买的、试用过的以及弃置的物品,但真正让他抓狂的是,让家居自动化似乎不应该这么艰难啊!以鉴别车牌号的摄像头为例:能够读取名称标签的计算机视觉软件很容易就能买到。户外摄像头便宜,也不难买到,让摄像头能够在黑暗中看到东西的红外发光器同样如此。自动开门的门口随处可见。所有所需要的东西市面上都能买到,但鲁宾指出,“它们全都来自不同的公司。没有通用的用户界面,没有总控钥匙。”

在给房子改造期间,鲁宾意识到,他面对的不仅仅是设备问题。他太前卫了。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问题将会变得严重得多:WiFi无线电广播设备和微处理器的价格均在无限逼近零,而且规格也越来越小;无线带宽变多了,也更可靠了;电池续航时间更长了;传感器变得更加精准了;软件变得更加可靠,更加容易更新升级了。据估计,未来几年新的联网设备数量将多达2000亿。手机和平板电脑当然是当中的一部分。不过,灯泡,门把手,鞋子,沙发坐垫,洗衣机,林喷头……林林总总的设备也都将联网。

在很多情况下,这些联网设备的效果将会是无形的:改善仓库内的温度优化系统,又或者给快递物流公司的司机呈现超级高效的送货路线。但与此同时,所有的那些新联网的设备将会带来一种全然不同的、与你周围的世界进行互动的方式。想象一下,如何通过自动化系统最大限度地提升你的早上日常事项的效率和舒适度:早上6点15分,你的闹钟响起来,电灯自动打开,NPR(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开始播放,培根开始烧得发出嘶嘶声,你的机动化衣柜开始运转,根据你今天的行程和天气预报为你挑选出最合适的服装。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构想,按照现在的标准它还只是个白日梦;大多数人的智能家居大概都只能达到用智能手机应用打开电灯的程度。但种种技术将会带来更多的自动化体验。前提是有人能够将这件事做好来。

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

很难找到比鲁宾更能胜任这项任务的人选了。他精通于将人和事物连接到互联网。General Magic公司于1990年代从苹果分拆出来,致力于研究便携计算机的未来,作为它的工程师,鲁宾曾着手研究部分最早期的移动通讯器。后来,他打造了一个名为WebTV的盒子,该盒子可让你的电视机连接到互联网。(好吧,他的时机把握得不那么好。)在2000年代初期,鲁宾联合创办了Danger,并打造了后来被更名为T-Mobile Sidekick的Hiptop智能手机原型。Hiptop拥有网络浏览器、云存储服务和应用商店,而当时这些东西都完全没有普及。当然,几年后,鲁宾取得了他迄今为止最大的一项成就。他创办了Android,后来他将该开源的移动操作系统出售给谷歌(据称交易价格为5000万美元),并帮助谷歌将Android打造成世界史上最成功的软件平台。Android如今被用于超过20亿台手机、平板电脑、手表、汽车和电视机。

直到2017年5月,鲁宾对于他的新项目一直守口如瓶。它出现在员工的LinkedIn页面上,上面写着“安迪·鲁宾的神秘硬件创业公司”,该公司以Henry’s Products(一位员工的小狗的名字)的名义申请商标和专利。鲁宾的新公司的实际名称是Essential。它的目标出奇的简单,同时听上去很荒谬:最终将智能家居愿景带到生活,打造下一家伟大的美国电子公司。该团队正在打造一款与iPhone竞争的智能手机,以及一款可控制你的整个家居的客厅设备。两款产品都搭载Ambient OS:Essential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操作系统。Ambient OS可扫描你的数据,了解在家和在外面的日常活动,预测你的需要,然后将你的数十个设备整合联动起来,以一种自然、正常和人性化的方式控制你所在的环境。

鲁宾很享受巨大的挑战,但这将会是他职业生涯迄今最大的一个挑战。如果他能够成功,那他距离完成他一直以来实际在做的事情又近了一大步:将整个世界带到线上,这样他就能够看看接着会发生什么。

问问鲁宾身边的人对他的看法,你会不断地听到同一样事情:他看到未来,而且不会坐等它的到来。鲁宾公司的人都视他为先知。这位资深企业家兼Essential联合创始人出了名的腼腆(这在科技大亨上并不多见),但他也相当严苛,要是其他人无法像他那样快速完成工作,他会很不耐烦。有时候,唯一能够让他平静下来的似乎就是他的威尔士梗犬Cosmo。

做智能家居并非初衷

打造智能家居平台并不是鲁宾2014年离开供职10年的谷歌以后就计划去做的事情。当然,他家缠万贯,不用做任何的事情都行,只需要静静呆着,看着机器人替他数钱。在离开谷歌不久后,他和妻子Rie坐下来,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思考下一步该去做什么。作为全球最流行的移动操作系统的缔造者,跑去做聊天机器人创业公司或者AI研究实验室似乎没什么意思,也没什么挑战性。有什么有可能在规模上匹敌Android的呢?“不要做一件事。”Rie告诉他,“同时做十件事。”鲁宾听从了她的意见。他随即联手麦特·赫汉森(Matt Hershenson)、布鲁斯·利克(Bruce Leak)和彼得·巴雷特(Peter Barret)共同创办了一家同时从事风险投资基金和产品孵化的公司。他们将公司命名为Playground。后来,他们筹集了8亿美元的资金,截至目前为止已经在增强现实头盔、泳池水质传感器、家居监控摄像头等领域进行了23项投资。

Playground合伙人2015年开始接触创业者的时候,鲁宾开始从他们的融资演讲中注意到这些创业公司的一些模式。它们无非就是做小型的智能家居设备,虚拟现实,又或者后端技术。他意识到,有一类人从未出现在他的眼前:有打造卓越消费电子公司的宏大抱负的创业者。鲁宾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够看到下一个苹果的萌芽呢?似乎没有创业者会那么志存高远。

鲁宾相信智能家居科技时代将带来巨大的商机:未来十年市场规模将达到数千亿美元

鲁宾曾经就是那样的人。他相信,智能家居技术时代的到来带来了巨大的机会:未来十年该市场的规模将达到数千亿美元。有的人认为,物联网行业最终将会让智能手机行业显得微不足道。还有什么比先做一款高端的智能手机更好的在物联网占据一席之地的方式呢?毕竟,智能手机将会成为控制大量接入互联网的物品的终端。

难怪鲁宾在我们第一次坐下来谈话时会那么地兴奋。当时,我们坐在他会见那些创业者的会议桌上。他颇为热闹的办公室可谓每一个喜欢捣鼓小器具、小发明的人的梦工场:70来个人在帕洛阿尔托的一家经过改造的罐头工厂的一个角落一块工作,这片宽阔的工业空间布满了原型设计机器和免费的食品。员工们坐在巨大的显示器面前,你得转动你的脑袋才能看遍整个屏幕。办公室的装饰布置档次很高:弹球机,摩托车,人形机器人,迄今为止所打造的几乎每一台智能手机。员工当中有手表爱好者,有家具爱好者,也有咖啡专家。就连卫生间也都是使用高科技。

不过,在这个硬件天堂里面,照明开关却很烂。鲁宾也搞不定。会议室的灯开关有几个一模一样但用途不明的按钮——有的似乎毫无用处。在鲁宾乱七八糟的、布满各种设备的办公室里,电灯有时候会熄灭,因为他站在白色书写板后面,传感器有好一阵子看不到他。这些都属于让他颇为抓狂的问题,也正是当初他认为自己能够解决的那些问题。

智能手机市场的剧本重演?

看着当前的智能家居热潮,鲁宾仿佛看到了2007年手机市场盛况的重演。那时候,人人都有手机,每家手机公司都有各自的平台。微软的Windows Mobile、黑莓BlackBerry OS和Palm OS都颇受欢迎。高通在力推自有的Brew操作系统;诺基亚有塞班(Symbian)。没有人有时间给每一家平台开发应用程序,因此都没有去开发。而当鲁宾推出他的Android的时候,业界普遍不看好。都已经有这么多手机操作系统了,谁还需要Android呢?但鲁宾没有放弃,高举互操纵性和开放的旗号。“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操作系统的事实,就是你需要一款新的操作系统的原因。”他表示,“由于你想要横向的兼容性,所以你会一次性地开发一款应用程序,然后将它推向所有的设备。”

如今,所有的大型科技公司都在争相成为“联网家居平台”,与当初的手机市场一样,它们再一次纷纷推出各自的专有服务,形成一个个的孤岛。谷歌希望你所有的设备都运行于它的Thread或者Weave协议,与它的Nest恒温器整合。苹果的HomeKit是iPhone唯一可选的控制你的家居的方式。为了入局,三星据称斥资了2亿美元收购联网家居设备厂商SmartThings。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预计,到2020年,超过85%的联网家居设备将会接入它们当中的一个“受认证的生态系统”。但那些设备将不会加入同一个生态系统。由于各个生态系统之间的竞争十分残酷,它们永远都不会相互打通,相互通讯。“LG绝不会接入三星的API(应用程序接口)。”鲁宾说道。

要是该市场继续这么下去,你将会不得不仅为一家公司的愿景买单。也就是说,你将家里的各种设备全部换成三星认证的传感器来兼容你的Galaxy手机,又或者从苹果零售店购买各种联网设备来兼容你的iPhone。否则的话,你的电灯很可能无法跟你的音乐系统联动,前门和电视机也无法兼容。鲁宾在受访期间反复强调一点:如果人们是通过智能手机应用来与他们的联网家居来进行交互,那联网家居永远都会没有进步。举例来说,如果你要打开应用,登陆,点击打开你的前门,接着又要打开应用,登陆,点击调高恒温器的温度,那么没有人会买账。

鲁宾似乎很清楚公司面临的潜在危险,但随即就予以驳斥。毕竟,他可是安迪·鲁宾。

那正是Essential最重要的产品派上用场的地方。Ambient OS——鲁宾称之为“进化版的Android”——是面向智能家居的一个通用转换器,它将所有主流的智能家居产品和平台整合到单一的优雅系统和界面上。不管怎么样,用户眼前它就是个界面。而从幕后来看,它则是一个精心制作的工具。“我接入SmartThings,接入HomeKit,接入Thread和Weave,借助我的UI(用户界面),我就能够控制数十万部设备。”鲁宾表示。在后台,Ambient OS的任务是消除各个品牌的设备之间的壁垒,让用户不必担心兼容性问题。对于所购买的灯泡,消费者应当相信它们装上以后,会依照你的指控打开和关闭。运行该操作系统的代码将会公开,这样外部开发者就能够开发与之无缝兼容的新产品。

鲁宾第一次向我解释该系统的时候,他反复说他不应该告诉我它是如何运作的。毕竟,他们无法阻止其他人接入同样的一些平台,即刻窃取Essential的整个功能集。一些这样的产品,比如Thington和Sevenhugs,已经在尝试那样做了。他们发现,做起来没有鲁宾想象的那么简单。“寻找能够连接互联网的恒温器并无问题。”Thington创始人汤姆·科茨(Tom Coates)指出,“但这些产品的制造商并不一定会向开发者提供接口。”例如,要是超过50人使用接口,Nest会要求获得它的特别许可。

Essential无法永远避开竞争对手的冲击。在鲁宾看来,他的主要优势在于,他是安迪·鲁宾。制造商们愿意接听他的电话。企业CEO和顶级人才亦然。鲁宾正在依仗自己的声誉和权威,来避免被苹果、亚马逊等公司切断Essential与它们的系统的连接——同时将它们的平台和助手整合到Essential的设备。

即便是对备受追捧的安迪·鲁宾而言,智能家居荣耀之路也荆棘丛生。Essential正在开发自有的虚拟助手来帮助你运转你的家居以及其余的联网生活——这项任务要比它听上去艰难,这一点谷歌、苹果、亚马逊等雄心勃勃的科技巨头都可以作证。鲁宾的计划是,让他的智能家居中枢同时支持语音、触控、手势以及任何其它你能够想先到的输入方式。为了做成这一切,Essential正在大举押注各家平台、服务和新型的无线电广播设备陷入混战的“狂野西部”时代将走到尽头,以及它将能够仅仅通过一些协议将数百款设备串联起来。从某种意义上说,Essential是在尝试同时解决几乎所有的科技行业问题。这种雄心壮志让该公司还没正式成立就得到了接近于10亿美元的估值。但它同时也是其成功路上最大的拦路虎。

鲁宾似乎很清楚公司面临的潜在危险,但随即就予以驳斥。毕竟,他可是安迪·鲁宾。正当我在疑惑他是否过犹不及,是否同时间做太多事情了,步子太大太快了,尽管他的团队只有区区数十人而不是数千人,他嘲笑了我一番。“拜托,”他一脸不屑地回应称,“它有Android那么大吗?”

是的,在很多方面,这仿佛就是Android的剧本重新上演一遍。但对于Android大家遗忘了一件事:它最初的成功并不是因为开放的平台,而是因为摩托罗拉的按键手机Droid。当年,该款手机成为了第一款挑战iPhone的设备。购买者并不想要Android——他们想要Droid。由于很多人购买Droid,开发者愿意为Droid开发应用。于是更多的人购买Droid。最终,Droid有了大量的应用和用户,以至于摩托罗拉的竞争对手们要接入这一充斥着各种实用应用的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只能够也采用Android系统。因此,鲁宾赢了。这个故事的教训显而易见:出色的生态系统从出色的产品做起。

创造与众不同的产品

在Essential成立不久后,鲁宾带着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麦特·赫汉森和一小部分新员工踏上旋风式制造业世界之旅。得益于鲁宾的声望,富士康以及其它的一些知名公司同意会见这家小小的初创公司。Essential一行带着满脑子的想法和一些早期的概念,走进那些公司的会议室,开始进行鲁宾讲给应聘者听的那个简单演讲:“我们想要做某种疯狂的事情。你们要加入吗?”

该团队希望Essential的首批产品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新奇时尚,在清一色的铝制方形设备当中显得与众不同,令人激动不已。他们给予制造商们机会去展示它们相对能够量产的最佳作品。他们发现,一家德国公司能够制造一种钛合金手机机架,可让Essential的手机比大多数的手机都要坚固。另一家供应商则做冷色的陶瓷,比如海洋绿和淡紫色。Essential团队还会见了一家能够制造大件且浑圆的LCD显示屏的制造商,以及一些可生产形状相当新奇的手机的公司。

Essential团队正在开发多款产品。鲁宾暗示公司计划打造一款智能手表(或者类似的产品)以及一款完全不同于市面上的产品的手机。他肯定也在着手给你的汽车开发点什么。有位员工说,最终公司还将会推出一款机器人。但该公司现阶段将会推出两款产品:名为Phone的手机,以及名为Home的智能家居控制器。这两款设备上都完全没有品牌商标。Essential希望自己更像是阿玛尼,而非阿伯克龙比:不需要logo,低调,自信,炫酷。

image

Essential Phone手机

售价700美元的Phone要与iPhone正面交锋,同时也将试图击败市面上诸多的高端Android手机。鲁宾表示,Phone是一款面向一少部分人的小众产品。而该公司其他的人则称,Essential的目标是到明年手机销量超过三星。不管怎么样,Phone都像是鲁宾终于如愿以偿,终于得以打造自Android创立以来自己一直想要打造的那种手机。它拥有钛合金跻身,近乎无边框的屏幕,陶瓷后壳,原生版Android。在该产品的背面上,两个小小的圆点标志着Phone最好的功能特性:一种新型的磁性配件接口,让用户可以将摄像头、麦克风和任何其它的东西贴在手机上。该公司初期将会提供360度摄像头。其它的配件后续也将会推出,Essential将会把该磁性连接器开源,以便让其他人也能够将它用于他们自己的产品上。

大体上,Essential之所以打造了Phone,是因为它必须要做手机。就连它的创造者也坦言他们的产品并没有令人膛目结舌的差异性。但没有更好的进入早期用户的口袋的方式了。有朝一日,你或许只需要智能手表或者大脑植入物来控制整个家居。目前来说,手机就能胜任这项工作。

image

EssentialHome设计图

透过Home,你就可以看到Essential的使命所在。它看上去不像任何你看见过的设备——或者说根本不像是设备。它看起来显然不像亚马逊Echo式的智能音箱。它更像是带有盖子的辣椒酱碗,矮胖的机身圆圆的,表面略微倾斜。也许你会想在里面种个肉质植物。但即便如此,它的设备属性还是超过了Essential员工当初的期望。“我并不想要让用户像跟Alexa说话那样,而是想要让他们安心地知道,他们是在跟他们的家居进行互动。”鲁宾说道。

按照该团队的设想,装备部署好联网设备以后,你的家居就完全不需要用到控制器了。你不必说出唤醒口令,不必打开屏幕,也不必输入密码。当然,你也不必从口袋掏出手机来打开电灯。你只需要说出你的需要,用任何合适的方式都行——比如语音指令,触控屏——你的需要就会马上得到满足。

Home使用远场语音识别技术来倾听对面房间的用户。鲁宾希望未来将Alexa、Siri、Google Assistant以及Essential自家的助手都整合进来,使得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够使用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平台。(这还远未敲定,但它是目前的计划。)该设备的表面是一块圆圆的LCD屏幕——鲁宾自豪地说道,那是“迄今为止的第一个圆形LCD屏幕。”它是一个触控屏,大字体界面上铺满了圆形的图标,应该隔一段距离都能够看得清。Home使用与Essential的手机一样的磁性配件接口,因此你将能够给该设备增加更多的功能。

Essential将会尽早将Home推向家家户户,而不是等到有人知道该如何利用这种产品才推出。虽然智能家居行业备受热捧,但它目前还处在初始发展阶段。“如果你给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展示飞利浦Hue灯泡,”卡内基梅隆大学未来界面团队主管克里斯·哈里森(Chris Harrison)表示,“他会说,‘在我发明灯泡一百多年以后,你做的就只是改变它的颜色吗?’”目前,设备被连接起来主要是为了简化客户服务,又或者是因为增加WiFi无线电广播设备的成本几乎为零。

长期而言,鲁宾将会依仗机器学习技术来大大提升技术的实用性和直观性。在很多情况下,你将完全不必去触控你的设备,也不必去向它们发出语音指令。那是普适计算的希望所在:一切都能够有效运转。它会知道你想要什么,因为它在观察你,知道它应当在你穿鞋子的时候开始启动车子暖车,因为那一直都是你在早上出门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当你说,“告诉安娜该吃晚餐了,”系统应该会知道安娜是谁,知道她在哪间房间,知道该使用哪一个扬声器来提醒她。实现这一切的前提是,所有的东西都连接起来。鲁宾说,“必须要做到每一次都100%奏效。因为出错一次,消费者马上就会对系统失去信心,会想要移除它。”他指出,Essential以及任何其它的公司,距离实现那个愿景还很遥远。

即使最终能够做成,鲁宾也将需要让用户相信,跟踪他们一举一动的、总是在倾听的设备套装不会对他们的隐私构成威胁。正因为此,Essential将Home设计得直接在该设备上面处理它的诸多任务,而不是将数据传送到云端。鲁宾并不是很担心隐私问题。他说,他没有出售你的数据会有助于吸引用户。他甚至不想要那些数据。他是在向你出售产品,而不是出售广告。

硬件才是鲁宾真正的热情所在

几年前,鲁宾还在谷歌供职的时候,他向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做了一次演讲。他拿出了一个直观教具:里面各个角度都嵌有探头的,装着大脑的罐子的图片。他说,那是谷歌。你没有手臂,没有眼睛,就等于什么都没有。你不理解外部的世界。“你需要做的是,走进真实的世界。”鲁宾说,“你应当给手机开发移动操作系统,你应当做机器人,你应当做无人驾驶汽车。”这些东西会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但存在于现实世界当中。鲁宾想着,那会教导这些计算机事情实际上是如何运转的。只有走出外面的世界,闻着新鲜的空气,人工智能才能够变得真正智能。

他以创造软件而闻名于世,但硬件才是鲁宾真正的热情所在。他热衷于开创性的玩意。他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的Acura NSX,该款超级跑车在1991年推出的时候,是全球首辆采用铝制车身的汽车,同时也是首辆采用可变气门正时技术的引擎的汽车。他的办公室门外放着一个Boosted电动长滑板。办公室内,有两个超级高端的Devialet Phantom音响朝向他的办公桌。

鲁宾正在试图帮助将尽可能多的东西转变成能够感应、计划和行动的机器人,然后给予用户工具去控制机器人大军

最重要的是,鲁宾痴迷于机器人。在职业生涯伊始,他在卡尔·蔡司公司做机器人工程师。离开谷歌以后,他开始打造用于制造业和零售业的人形机器人。Playground的大堂现在都还放着一个大大的无面机器人。但随着访谈的深入,我越发认识到,大家一直都误解了鲁宾对“机器人”的定义。例如,2016年,他在一次演讲中称,电饭煲是机器人。它知道水温,懂得将水温加热到合适的温度。它知道米饭煮了多久,知道什么时候煮好。煮好以后,它就会提醒用户。它完全符合针对机器人的三个原则:感应,计划,行动。

对于Essential,鲁宾在做的并不是有脚或者有脸的机器人。他是在试图帮助将尽可能多的东西转变成能够感应、计划和行动的机器人,然后给予用户工具去控制机器人大军。这一切从通过一种较为简单和明智的方式控制你的家居开始,但不止于此。“我不想称之为特洛伊木马策略,但任何涉及机器学习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都会变得越来越好。”鲁宾说,“因此,最好的做法就是将某种消费者已经习惯使用的设备带到他们的家中,然后再进行扩张。”

在采访结束前,他站起来,走到放满了他的发明的落地架子前。那些发明包括:带有现代接口的Magic Link,首次将云连接应用置于人们手中的Hiptop,帮助开启Android革命的Droid手机。而Essential现在的两款产品Phone和Home有着同一个目标:让人们连接互联网,通过可感应、计划和行动的计算机让他们连接周围的世界。鲁宾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往这一方向努力。机器人革命即将到来,它将默默地存在于你的客厅,等待着指令。

来自:网易科技 作者:乐邦

See original:

揭秘 Android 之父新使命:为一切设备打造通用系统